新民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血与火的赞歌 第31节_1

发布时间:2019-10-12 20:36:30 编辑:笔名

血与火的赞歌 第31节

卡瓦尔堡,培迪临时布置的作战会议室内,燃烧的烛火在窗户外冷风的吹拂下来回摇动,参谋处的作战参谋围座一张军用作战地图周围推演着战法战术,偶尔会有意见不相同的争吵声。

参谋长格里克爵士皱着眉头端坐主位上,从他难看的表情可以推断出他现在的心情非常糟糕,随着参谋处军团的推演,他不时会用炭笔在他身边另一张地图上勾画。

军情处长丹门男爵面无表情的坐在另一边,在地图行勾画的格里克爵士有的时候会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询问丹门男爵一些问题。

“哐啷”

房门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被推开,培迪阔步走进,高大的身躯在烛火的映衬下拉出一条长长的黑影覆盖他身后的整个门框。

“你们继续。”培迪摆摆手打断众人的行礼,径直向着格里克爵士走去,口中同时问道:“特瓦克领的军报都看了吧?”他整个人明显有些烦躁,说话的语气带着某种好像随时会爆发的怒火。

“看了。”格里克爵士点头,他和丹门男爵几乎在同一时间站起身面对着培迪,

接着,格里克又有些疑惑的说道:“但兽人真的会动用五个旗团进攻特瓦克城吗?要知道捷费洛草原的战争虽然暂时结束,但中央帝国二十万大军可不是召集起来供皇帝陛下欣赏的,如果兽人的指挥官脑子没有问题的话,绝对不会分出五个旗团向特瓦克城移动。”

这是一个问题。

培迪也在疑惑这个地方,他也没有想到兽人会出动这么庞大的军队进攻特瓦克领

,所以,尼克公爵提醒培迪兽人向特瓦克城增编的消息,并没有引起培迪的足够重视。

培迪没有回答参谋长的话,他走到格里克爵士身旁摆放地图的小木桌上双手伏案,双眼盯着上面交错的的推演路线。

“巴莱特家族不至于开这样的玩笑。”丹门男爵扫了一眼格里克爵士后望着培迪说道:“就算他们为骗取援军也不会用这么荒唐的理由…如果这是假消息,而中央帝国又信以为真,那么,正面战场上将发生可怕的事情。”

“兽人确实在向特瓦克城增兵…父亲几天前曾传来过这样的魔法通讯,但我以为那只是常规性的增援而已。”培迪盯着地图上特瓦克城外密集敌军标记,脸上带着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说道:“我没有想到他们会一次增援四个旗团的精锐。”

格里克爵士一怔,随即便用他那双被烛火照得火亮的目光盯着培迪:“如果这个消息能够确定的,也许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他深吸一口气,“这是我们的机会,如果我们能够想办法让兽人的五个旗团困在特瓦克城,这对正面战场来说无疑非常有利。”

说着这里的时候,这位爵士突然笑了起来。

但培迪却没有心情笑,因为他知道就算兽人分兵特瓦克城,中央帝国的主力军队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和兽人展开决战!

就算军部和他父亲都同意,但狮堡不会冒险,从潘妮急忙展开的婚礼中培迪能够看出,年轻的王子对里根家族并不是绝对的信任,他不会让军队在这种时候脱离狮堡的掌控。

“你能命令皇帝陛下手握的大军吗?”丹门男爵泼了一盆冷水。

“但我们有建议的权利。”格里克爵士并不死心,“这是我们的机会,整个帝国的机会,兽人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们低估了在特瓦克领遇到的阻击,克鲁领的将士会让他们尝到苦头。”

“是你太高估我们手中的力量,爵士。”丹门男爵提醒着,“以我们的军力根本不足与和兽人的五个旗团抗衡。”

“我们手中有五个军团!”格里克爵士立刻反驳。

丹门男爵冷冷望着格里克爵士说道:“克鲁领刚刚结束战争,如果把手中部队全部投入特瓦克领,那么,一大半克鲁领的村子将会被盗匪占领。”

格里克爵士也瞪着丹门男爵,他语气不善的说道:“那只是暂时的,等我们赢得这场战争,我会亲手砍下那些盗匪的头颅。”

丹门男爵“哈哈”一笑,像看傻子一般看着格里克爵士,“那些村子是我们部队重要供给点,如果没有他们,你拿什么驱赶兽人?”

“你的懦弱会让我们失去这次机会。”

“你居然会把这看成懦弱!”丹门男爵鄙夷的说道:“人们都称呼我为‘下水道的老鼠’,而你,他们把你当做高贵的骑士,你居然…”

“好啦,两位。”培迪阻止两人的争吵,他盯着格里克问道:“参谋处的有什么具体计划吗?”

“做出过几次战术推演。”面对培迪的询问,格里克爵士说话突然有些吞吐,他在丹门男爵似笑非笑的目光中说道:“我们手中并没有特瓦克城现在的具体数据,无法推演出详细的作战方案。”

“呵呵”丹门男爵闻言讥笑出生,培迪也微微皱起眉头。

“那么,你自己的建议呢?”培迪问。

格里克爵士道:“我建议继续向特瓦克领增派援兵,杰克夫伯爵的第四军团已经无事可做,可以调派他们前往特瓦克领。”

“恩…”培迪轻轻点头,右手抓起第四军团的标记拿在手中把玩,最后他说道:“杰克夫伯爵的部队暂时不必调动,让他们驻扎在塞卡镇,我答应过恩希公爵,在与地精战争结束后必须帮助他对抗米沙王国。”

培迪并不想因为特瓦克领的战事调遣整个领地的军队,况且他很清楚,中央帝国不可能在正面战场上配合特瓦克领的战争,所以,他胡乱编排了一个理由。

格里克爵士立刻说道:“我的大人,就算霍科群岛的艾拉家族能够获得胜利,这对帝国的各处战场也并无多大帮助,我们应该优先考虑帝国北方的战事。”

培迪冷冷道:“这事关里根家族的信誉,你难道想让我失信于人吗?”

虽然信誉问题在帝国的根本利益面前几乎就是一坨狗屎,但格里克爵士面对培迪堂而皇之说出的这句话,几乎没有任何反驳的理由。

“我很怀疑参谋处是否真的能够帮助我赢得这场战争。”培迪话说得有些重,但参谋处今天的不作为确实让他有些不爽,他目光落到丹门男爵身上,“还有军情处,参谋处是因为你们情报的延误才会这么毫无建树…如果你们还想继续在现在的位置上干下去的话,就最好给我打起精神,下一次,我不希望再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参谋处如同今天这般拿不出一个可行的方案。”

“非常抱歉,我的大人。”格里克爵士没有再解释。

丹门男爵立刻站直身子,并快速俯首道歉,而其他参谋军官们则战战兢兢的连根手指都不敢动弹。

这是培迪第一次在参谋处的发怒。

“还有,前线作战的战术推演,并不是我的指挥所需要处理的事情!”培迪目光冷冷的扫过军官围坐在中间地图,“那些事情前线指挥官会知道该怎么做,而且他们会比你们做得更好…而你们,我需要你们给出的意见是面对这次突发事件需要做的具体调整,你们甚至连自己的职责都不清楚吗?”

“非常抱歉,我的大人。”格里克爵士再次道歉,他额头已经渗出冷汗。

“都给我下去!”培迪挥了挥手,“去准备一下,两个小时后我们就出发,我打算亲自去特瓦克城前线督战。”

“大人…”格里克爵士一愣。

“下去!”培迪语气低沉。

“是,我的大人。”格里克爵士低着脑袋行礼,说着便带着参谋处成员向门口退去。

“等等…”培迪在众人就快走出房门的时候说道:“丹门男爵留下…另外,把哈迪斯和唐莱特叫到这里来。”

广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南宁性病医院
云浮治疗睾丸炎费用
广州白癜风治疗费用
南宁性病医院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