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械医 第八百三十四章 野兽

发布时间:2019-09-25 16:07:09 编辑:笔名

械医 第八百三十四章 野兽

两滴泪水轻轻的低落,王曼竹没有擦,任由它们缓缓流淌、低落,她的心也在痛,今天她终于明白自己并没住进苏弘文的心里,在他心里住着的是另外一个女人,一个把他伤成这样的女人,最让王曼竹心痛的是那个女人如此伤害他,他却忘不了她。{}

“我没离开你,我一直在你身边。”王曼竹仰起头目光温柔而坚定的看着苏弘文,她真的没有离开,她的心一直跟苏弘文在一起,她无时无刻不牵挂着这个叫做苏弘文的男子。

苏弘文疯狂的大笑,笑过后就疯狂的把一瓶啤酒喝干,重重的把瓶子放到茶几上他低着头呢喃道:“你骗我,你走了,就那么突然的离开了,什么都没留下,我甚至都不知道你为什么离开,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说到这苏弘文突然仰起头死死的盯着王曼竹叫喊道:“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王曼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心在痛,在滴血,眼前男人那双眸子里深得如海一样的悲伤让她心痛,她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她能做的就是坐在这里听他发泄。

苏弘文彻底的醉了,他把王曼竹当成了安紫楠,他暴躁而不安,他愤怒而哀伤,他想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想不明白安紫楠为什么会不告而别,自己做错了什么嘛?他偏激的想着安紫楠的离开是因为自己当时穷,她瞧不起自己。

王曼竹看苏弘文伸手又要拿酒她飞快的伸出手抢过酒瓶用一种哀求的声音道:“弘文别喝了好吗?”

苏弘文冷笑着看着王曼竹。伸手就把酒瓶抢了过来,寒声道:“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嘛?我们很熟?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去找你的未婚夫吧,别在这碍眼。”

苏弘文冷冰冰的话语让王曼竹心里一抽一抽的痛,看着他大口大口的喝酒她终于忍不住了,再次把酒瓶抢过来喊道:“苏弘文你够了,为了一个女人你至于这样吗?”

苏弘文伸出手指着王曼竹的鼻子尖道:“滚,滚啊。”

王曼竹仰起头长长呼出一口气,把酒瓶放下后伸手拉住苏弘文的手道:“你别这样,我知道你难受,难受就哭出来吧。这样就好过了。”

苏弘文状若疯癫的笑道:“哭?我为什么要哭?为你这样的女人哭值得吗?安紫楠你欠我的。”

这三个字如针一般扎在王曼竹的心上。她突然想起在龙眼泉镇看到的那个相貌绝美的女子,她或许就是安紫楠吧,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他做错了什么?

苏弘文的眼神在这一刻变了,变得跟一只饥恶的野兽一般让人不寒而栗。他缓缓的站起来盯着王曼竹用一种有些沙哑的声音道:“他有什么好?比我有钱有势是吗?”

王曼竹恐惧的后退两步。她从来没见过这样吓人的苏弘文。

苏弘文猛然间伸出手握紧她的肩膀摇晃道:“回答我是不是?”

王曼竹真的很害怕。她摇着头伸出手试图推开苏弘文,但无论她怎么用力也没办法把眼前这个在酒精的催动下失去了理智的男人。

王曼竹的挣扎激怒了苏弘文,他伸手用力的把她推倒在沙发上如同一只野兽般扑了过去。双手用力的撕扯着王曼竹的衣服,他在发泄,以这种伤害王曼竹的方式发泄、,此时的苏弘文思想很极端,他变得暴虐。

王曼竹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被苏弘文撕扯成了破布他仍到一边,她拼命的挣扎着,哭喊道:“苏弘文你不能这样,我不是安紫楠,你不能这么对我。”

失去了理智的苏弘文那会听她的,此时在他的脑海里只有两个字“占有”,他需要发泄,以这种粗暴而残忍的方式减轻心中的痛苦。

当他**的上身感受到王曼竹胸前的柔软时苏弘文突然呢喃道:“别离开我,求你。”

王曼竹的挣扎、反抗在这句简单而充斥着痛苦的话语前停了下来,她突然伸出手抱住了苏弘文的头,眼泪在这一刻落得更快了,她轻声的呢喃着:“我不会离开你的。”

王曼竹的这句话鼓励了苏弘文,他又变得躁动起来,他不停的在索取,不停的在进攻,此时的他就是一头受伤后找到猎物的野兽,没有理智,有的只是贪婪。

就当苏弘文要突破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他突然道:“安紫楠别在离开我了。”

这句话就如同一道炸雷般在王曼竹脑海里炸响,也不知道她那来的力气一把把苏弘文推开,看到他又要爬起来王曼竹一记耳光打在他脸上,她哽咽道:“苏弘文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苏弘文不知道是被打醒了,还是酒劲彻底上来,他没有在爬起来,就那么直愣愣的躺在地上

械医  第八百三十四章 野兽

,嘴里呢喃着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话语,没多久他竟然就那么睡着了。

王曼竹坐起来拼合一下身上被苏弘文撕扯得乱七八糟的衣服总算是能稍微遮挡下春光,她缓缓站起来本想离开,可当她看到苏弘文眼角的泪痕时她的心软了,缓缓蹲下身伸出手帮苏弘文擦干眼泪嘴里呢喃道:“苏弘文你今天真是个混蛋,可我就是心疼你,我不想看到这样的你,我想看到的是以前那个你。”

王曼竹站起来长长呼出一口气,随即费力的把苏弘文拉起来把他弄去了卧室,她本来想离开,但却被苏弘文拉住了手,睡梦中他喃喃道:“别离开我。”

这句话击中了王曼竹心里最软弱的一处,她看着那个拉着她的手睡得像个孩子的男子做出了一个决定,她把身上的衣服一点点的脱下去,然后就那么**着钻入了他的怀抱。

这一夜王曼竹想了很多、很多,她的心并不平静,甚至是有些紧张,但苏弘文只是抱着她,什么都没做,王曼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清晨十分王曼竹被“噗通”一声惊醒,她睁开眼发现床下边坐着一个人——苏弘文,苏弘文此时就跟受到惊吓的孩子般惊恐的看着她,这个样子的苏弘文让王曼竹感觉到好笑,面对这种情况王曼竹本该尴尬、羞涩,但这些情绪全没有出现,她就那么笑着很轻松道:“早上好。”

苏弘文一副见鬼的样子,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期间还摔倒了一次,引得王曼竹笑个不停。

过了好一会苏弘文红着脸忐忑的敲了敲门,王曼竹让他进来他才敢推门走了进来,看到王曼竹还是躺在床上也没穿衣服,苏弘文一颗心紧张得砰砰乱跳,他抓着头发想说点什么,但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口。

此时的他就像是犯错的小学生面对老师时那么紧张、忐忑,他伸出手比划了一下,可随即就放下了,低着头不敢看王曼竹,过了好半天他才红着脸道:“昨天、昨天,那个、那个,我、我没把你、你怎么样吧?”

说出这句话苏弘文又变成了等待法官审判的犯人,局促不安、紧张、心里还有一点点希望。

王曼竹突然把被子给拉开了,用一种调侃的语气道:“我都这样了,你说你昨天干了什么?”

看到王曼竹身体的苏弘文脸更红了,他飞快的转过身去,一只手在背后连连摆动,嘴里急道:“快盖上、盖上。”

王曼竹并没听他的,而是就那么**这从床上走下来从后边抱住苏弘文嘴里笑道:“你这么害羞干什么?你不会是不想负责吧?”

苏弘文身体僵硬得跟钢铁似的,他面红耳赤的急道:“我、我没害羞,负责?我、我会的。”

王曼竹嘟起嘴冲苏弘文的耳朵吹了一口气,她伸出手玩着苏弘文的头发突然叹了一口气道:“你想负责还是等你忘了安紫楠吧。”

这句话让苏弘文的身体变得更僵硬了,他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曼竹又叹了一口气随即松开他走到床旁拿起被子把自己的身体围住,看苏弘文还呆愣愣的站在那她轻声道:“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苏弘文没转过身来,他点点头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王曼竹的目光很复杂,里边有不舍、有哀怨、有嫉妒、有痛苦。

苏弘文脑袋昏沉沉的来到医院,一换上衣服他立刻跟上了发条的机器人一般忙碌起来,他不停的在接诊患者,检查、下医嘱、救治,一个上午苏弘文就没停下来过。

中午吃饭的时候庄莹对靳郝道:“今天苏老师可不对劲!”

靳郝把嘴里的饭菜咽下去后道:“那不对劲了?我怎么没感觉到?”

庄莹一撇嘴,翻了个白眼道:“你这呆子能看出什么来?吃你的饭吧,就知道跟你说也是白说。”

苏弘文没来食堂吃饭,这会还在留观室里忙活着处理患者,一个护士慌慌张张的跑进来道:“苏院长来了个患者您看看吧。”

苏弘文点点头跑了出去,当他看到那患者的情况时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未完待续。。)u

龙岩男科医院
龙岩男科医院哪家好
龙岩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龙岩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龙岩治疗包皮包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