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实力写手选拔赛】打牌(首发微电影剧本)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6:53 编辑:笔名
【剧情梗概】九十三岁的范阿婆,身体硬朗。她没有别的嗜好,就是喜欢打牌。每次都是吃过午饭之后,睡四十分钟午觉,然后就去老来乐茶坊打牌。她的牌技很不错,都是赢的时候多,输的时候少,几乎是九比一的比例。如此,这一来二去的,她就在牌友当中被戏称为常胜将军。话说秋分那一天,老来乐茶坊的老板家中有事,为自己一百岁的母亲祝寿,暂时关了店门。范阿婆呢,牌瘾上来了,自然是不能因为老来乐茶坊关门就罢手。她选择了老来乐旁边的西云凤茶坊,打了几圈下来,范阿婆就输了一百五十九元钱。她很纳闷,自己从来不怎么输钱的,今天是怎么了?难不成这家茶坊风水不对路?又或者是换了位置,财神爷走了?一下午打下来,真的再没翻本,而且又输进去了一百八十三元钱。范阿婆非常郁闷,回到家后,晚饭也没吃就躺下了。儿子细问缘由,终于知道了事情原委。于是,笑着告诉老母亲,您这是偶然换了茶坊换了位置,财神爷弄不清方向了。明天您再去,肯定能把输掉的钱都赢回来。范阿婆半信半疑,第二天再去,果然把输掉的钱赢了回来。此后的日子,范阿婆又开始只嬴不输,常胜将军的桂冠又戴在了她的头上。范阿婆的牌技真的那么好么?别急,且听在下慢慢道来……

【主要演员】
范阿婆:女,九十三岁,大光明小区居民。
钟彬宇:男,五十六岁,某市中学副校长。范阿婆的儿子。
管韵芳:女,四十九岁,某市银行信贷部主任,钟彬宇的妻子。

【次要演员】
韩玉莲:女,四十六岁,西云凤茶坊老板。
刘舒琴:女,四十八岁,老来乐茶坊老板。
牌友甲:女,七十三岁,天轩宇小区居民,牌友。
牌友乙:男,六十二岁,小蓬莱小区居民,牌友。
牌友丙:女,五十九岁,中庭月小区居民,牌友。
牌友一,牌友二,牌友三,都是温馨小区新搬来的居民,彼此刚刚认识没几天。
众牌友若干……

【第一场】日内,晚春,老来乐茶坊
(茶坊内,热闹非凡。喝茶聊天的,高谈阔论。打牌打麻将的,一面抓牌洗牌甩牌,一面家长里短的议论着。范阿婆坐在靠窗的一个位置上,带着老花镜,正聚精会神地看着自己的牌)
牌友甲:老幺姐姐,出牌啊,在做啥子嘛?
牌友乙:(连忙拦住牌友甲)别急,别急,咱等着。
(范阿婆仿佛没听见他们说话似得,只管认真仔细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牌,犹豫着)
牌友丙:(转头低声对牌友甲)今天她这是怎么了?出牌这么慢。
牌友甲:估计她这一把牌不太好,所以要琢磨琢磨。
牌友乙:(很神秘的)你们都不知道吧?人家是大名鼎鼎的常胜将军,只赢不输。
牌友丙:(非常夸张的)啊?那么厉害。
牌友甲:(更是讶异的张大嘴巴)说啥子?你说她、她就是牌场的常胜将军?
牌友乙:(点头)千真万确……
(牌友乙的话音方落,范阿婆终于打出来一张牌。牌友甲瞧了瞧那张牌,摇摇头,很显然不是她需要的牌。于是伸手抓了一张放在手里,又从手里抽了一张甩出去。牌友丙刚刚凑上去瞧,就被一只手抓了过去)
范阿婆:(兴奋的)就等这一张牌呢——糊了……
牌友甲:(一面拿钱递给范阿婆一面说)老幺姐姐,你又糊了……
牌友乙:(洗着牌夸赞)这常胜将军的名号,还真不是吹的。
牌友丙:(竖起大拇指,满脸堆笑)嗯嗯,就是。名不虚传!
(镜头摇过范阿婆兴高采烈的脸,再摇至茶坊大门口,一个穿着风衣戴着一副大墨镜的男人背影入画。只见他在茶坊吧台,与老板刘舒琴说着什么,刘舒琴不住的微笑点头)
风衣男人:(仍然是背影对着镜头,声音也仿佛是处理过的)老板,那就拜托你了。
刘舒琴:嗯,行,没问题。
风衣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信封)这个呢,是下个月的,你先拿着——不够的话再给我打电话……
刘舒琴:(接过大信封)好的——估计够了。
风衣男人:(点头)嗯——不过还是那句话,千万为我保密。
刘舒琴:放心吧大哥,我会的。
风衣男人:(向刘舒琴伸出一只手)谢谢!
刘舒琴:(微笑)不客气。
(风衣男人走出茶坊,好像一阵风消失)

【第二场】日内,大光明小区三楼,钟彬宇的家
(今天是礼拜天,钟彬宇休息,没上班。此时此刻,他正在厨房忙着做饭。墙上那老挂钟时针指向十一点五十的时候,管韵芳推门走进来。她换了拖鞋,又把包和钥匙放在茶几上)
钟彬宇:(刚好端着一小盆汤走出厨房,抬头瞧见妻子,开着玩笑)哎呦,我们的管主任回来了——领导,快来尝尝我这珍珠蛋花汤怎么样?
管韵芳:(笑了,去厨房洗了手,回来拿起汤勺舀起来,轻轻抿了一口)嗯嗯,还行。味道不错——珍珠蛋花汤?还真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钟彬宇:(大笑)哈哈,这是我自己发明的一个汤名(笑过之后,话锋一转)韵芳,你们星期天怎么也不休息?
管韵芳:嗯,最近有点忙(抬头瞧老挂钟)十二点了,妈怎么还没回来?
(二人一边说笑一边摆好筷子碗)
钟彬宇:你忘了?她老人家啊,哪回不是到十二点才进门。
管韵芳:(点头)咱妈呀,哪样都好——可就是有一样,舍不得扔东西……看看这老挂钟都多少年了,走的也不准了,还是不让扔——你瞧瞧,又停了。
钟彬宇:(抬头看看挂钟,果然又停了,笑道)老人嘛,都恋旧。随她去吧,只要她老人家高兴就好。
管韵芳:说的也是。只要她老人家开心就好。
(正在这时候,开锁声响起来)
钟彬宇:(悄悄一指门的方向)听,妈在开门……
(钟彬宇话音还未落,范阿婆就走进了房间)
管韵芳:(连忙走过去,弯腰拿拖鞋)妈,回来了……换鞋吧。
(范阿婆换好拖鞋,又去厨房洗了手,这才走出来,一家三口坐下吃饭)
钟彬宇:(为母亲夹了菜)妈,今日战况如何?赢了否?
范阿婆:(高兴的,还有些得意)当然是战绩辉煌,势如破竹。
管韵芳:(半真半假的开着玩笑)妈,您老打算用这赢来的钱干嘛呀?
范阿婆:妈自然有用处——当然是给我孙子啦。
钟彬宇:妈,您就留着自个儿花。你孙子他毕业了会自己赚钱的。
范阿婆:他赚钱是他的事,我给他是我的事——再说了,妈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花什么钱?
(钟彬宇和管韵芳闻言,相视一笑)
(吃过饭后,范阿婆休息了片刻就去睡午觉。厨房内,钟彬宇洗碗,妻子用干布擦碗)
管韵芳:老钟,儿子在国外读书,费用真不低,我昨天刚刚给他打过去八万——还有就是咱们资助的那两个大学生,明年就毕业了。学校校长上午给我打电话了,邀请咱们和那两个大学生见面,我没答应他,一口回绝了。
钟彬宇:嗯,你做得对——咱们不去是对的,主要是不要给那些学生增加心理负担。
管韵芳:对啊,我就是这么想的。
钟彬宇:你去休息吧,下午还上班呢——剩下的活儿,我来收拾。
(管韵芳点头走出厨房,画面淡出)

【第三场】秋分,日外,老来乐茶坊大门外
(老来乐茶坊,卷帘门关着,范阿婆站在那儿发愣)
范阿婆:(自言自语)今天这是怎么了?咋还关门了?为何不做生意了?
牌友一:(慢腾腾踱过来,接茬)听说这家老板回乡下为老母亲做寿去了,所以才关门。
(牌友乙和牌友丙一起走过来)
牌友二:是的。老板和我家老幺是同学,今天也去了乡下。
牌友三:我还听说她老母亲今年刚好一百岁。
牌友一:这个年纪好,满满的……
范阿婆:(哦了一声,继而沉思着自言自语)我那几个老牌友也没来——都有事么?
牌友一:阿婆,您看,咱们几个不就凑成一桌了么?
范阿婆:(瞧瞧他们三个人)也是啊,咱们刚好一桌。只是……咱们今天去哪儿玩?
牌友一:(一指旁边的西云凤牌匾)就这家吧,行不行?
范阿婆:也好,那就进去吧。

【第四场】日内,西云凤茶坊
(西云凤茶坊老板韩玉莲赶紧迎上来,把他们四人引领到一张桌子旁)
韩玉莲:婆婆,阿姨,大叔,您们都喝什么茶?
范阿婆:菊花茶,不加糖。
牌友一:一杯罗汉果。
牌友二:清茶一杯。
牌友三:我要绿茶。
韩玉莲:婆婆,阿姨,大叔,您们先玩着,我马上给您们沏茶。(音落,带着职业微笑走了)
(四个人支起牌局,茶水也先后端上来)
范阿婆:(几圈下来,头上微微渗出汗珠)咦?不对劲啊?今天有点犯冲。(犹犹豫豫发出一张牌)
牌友一:(摸了一张牌,摇摇头,发出去)我今天状态也不大好。
牌友二:(喜滋滋的,一把拿起牌友甲发出的那张牌)哈哈,糊了。
牌友三:(洗着牌,转头对牌友二)你今天时来运转了,咋都是你嬴?
范阿婆:冷不丁换地方换人,都把我的财气给冲跑了。
牌友一:(点头)或许是。
(以下为分组镜头)
(镜头一)韩玉莲走过来,给他们四个人续茶,接连好几次。
(镜头二)牌友一眉开眼笑的脸,其他三人给他钱。
(镜头三)范阿婆郁闷的脸,牌友二掩藏不住的眼角含笑。
(镜头四)茶坊外面,日头缓缓偏西,最后化成一道残阳。
(镜头五)牌友二喜滋滋数着钱,范阿婆与其他二人站起身来。
(四个人走出西云凤茶坊,各自回家。画面渐渐隐去)

【第五场】日内,大光明小区三楼,钟彬宇的家
(范阿婆沮丧的回到家里,儿子儿媳招呼她吃饭)
范阿婆:(闷闷不乐的)不吃了(转身走进卧室)
管韵芳:(疑惑的脸)老钟,妈这是怎么了?情绪不高啊,是不是病了?
钟彬宇:(沉思片刻)别急,我去看看(走到母亲卧室门外,轻轻敲门)妈,我能进去么?
范阿婆:(在屋里回答,画外音)宇儿,进来罢。
(钟彬宇推门入室,瞧见母亲斜倚在床上,无精打采的模样)
范阿婆:宇儿,有事?
钟彬宇:没事,没事,就是想和妈说说话。
范阿婆:(无情绪的哦了一声)行,说吧。
钟彬宇:妈,您、您能不能告诉儿子,您这是怎么了?
范阿婆:(把手一摊)妈今天运气不好,输了三百四十二。
钟彬宇:妈,就是玩玩,别太在意——咦?不对呀,妈,咋回事?您在老来乐茶坊一直是常胜将军啊,今天怎么会输呢?还是您那几个老牌友吗?
范阿婆:不是的,他们今天都有事……儿子,老来乐茶坊今天关门了——妈今天去的是西云凤茶坊……你说,是不是换了位置换了人,财神爷不喜欢啊?
钟彬宇:妈,估计是这么回事,您啊,今天是第一次换了地方,那财神爷肯定蒙了,他不知道您老人家在哪儿了?明天,就明天您再去,肯定能把输掉的钱都能赢回来。不信的话,您明天再去试试?明天,估计您原来那几个老牌友也一定会去的。
范阿婆:(有些兴奋)儿子,你说的是真的?
钟彬宇:真的,儿子发誓(近乎是撒娇似得,拉着母亲的手)妈,吃饭去吧,儿子都饿了。
范阿婆:(情绪好转)好好,走。儿子,咱们吃饭去。
(钟彬宇扶着母亲走出来,管韵芳暗暗向他竖起大拇指)

【第六场】日内,西云凤茶坊
(范阿婆又与原来的几个牌友聚在一起打牌,果然是一路顺)
范阿婆:(眉开眼笑的)好运终于回来了。
牌友甲:那是啊,您那一顶桂冠谁都戴不住啊,哈哈哈……
牌友乙:(随声附和)就是,就是。
(门口,还是那个穿风衣的男子走进来,照例递给韩玉莲一个大信封,韩玉莲会意,点头接过来)
风衣男子:不好意思,让你费心了。
韩玉莲:(微笑))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
风衣男子:(突然转过脸来摘下墨镜,赫然便是那钟彬宇)等他们散了,你就把钱悄悄的给他们三个人。本来,我想直接给他们的,可是十分钟后我要开会,要耽搁时间的,怕那时候牌局散了,所以就拜托你了。最主要的一点是,我不能让我妈看见我来过茶坊——你给他们钱的时候,千万别让我妈看见。
韩玉莲:(禁不住赞叹)我终于知道范阿婆为什么是常胜将军了。原来是你与那几个牌友串通好了的,故意输给范阿婆的——大哥真是一个孝子。
钟彬宇:(淡淡一笑)我妈高龄九十多岁了,我就是想让她老人家开心,只要她老人家高兴就好,这就是做儿女的本分(看腕上手表)时间到了,我该走了。(音落,走出画面)
(镜头慢摇,停在范阿婆又恢复了的满面红光的脸上,她开心的笑着,眼角都蕴藏着喜悦,倏忽定格,叠印字幕,剧终)

共 45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百顺孝为先。范阿婆九十三岁,唯一的爱好就是打牌,她是老来乐茶坊牌场的常胜将军,换到西云凤茶坊输了三百多元回家后,闷闷不乐。是财神因为她的换位没有找到她还是那天坐的方位不对?这个谜就在于儿子钟彬宇和媳妇管韵芳。他们虽然也是辛苦赚钱,儿子在国外读书,费用真不低,还隐姓埋名资助了两个大学生。他们为了博老母亲一笑,暗地里“收买”了茶坊的老板和棋友,大家明白钟彬宇和媳妇两个人的一片孝心,配合这老太太打牌,让她成为常胜将军……作品赞美孝道,弘扬爱心。接地气,正能量。欣赏,拜读,特此推荐共赏。【编辑:你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111505】
1 楼 文友: 2017-11-14 09:4 :2 奇思妙想,妙笔生花。佩服。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2 楼 文友: 2017-11-16 10: 4:59 恭喜姐又一精品!姐真棒!期待更多佳作。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孩子营养不良的症状
一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孩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孩子上火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