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北京失独老人养老将获保障养老服务纳入政绩

发布时间:2019-10-13 06:40:09 编辑:笔名

  北京失独老人养老将获保障 养老服务纳入政绩考核

  【导语】: 养老服务属于民政体系,但这个体系一直属于一个弱势体系,因为它没有直接创造财富,自然无法体现出重要性,如果不和政绩考核挂钩,受重视程度就会降低。另外,养老服务需很多部门来协调,并不是一个部门就能完成的,需要多部门协同,所以纳入政府部门政绩考核后,政府部门的协调能力也会得到提高。  新京报讯 (魏铭言)北京将保障群众基本养老服务纳入区县政府绩效考核;同时,低收入失独老人的“养老”问题,首次被政府纳入社会福利保障范围。  昨天,民政部第一时间发布《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推进养老服务业发展的意见》。这是今年9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后,全国首个出台的区域性落实政策。  截至2012年底,北京市户籍老人262.9万人,占总人口的比例已超过20%,是国内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城市之一。  如何让近三百万老人“老有所养”?北京市政府在《意见》中提出,到2020年,建立起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养老服务体系,实现养老服务与医疗康复、文化教育、家庭服务、旅游休闲、金融保险等相关领域互动发展,形成养老服务新业态;社会力量成为养老服务供给主体,居家生活老年人得到养老服务的全面支持,社区养老服务设施覆盖所有城乡社区,机构养老床位达16万张。  目前,北京60岁以上的老人,仍以每年十几万人的速度净增长。“随着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本市已进入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关键时期。”北京市政府如是说。在《意见》中,北京市政府将保障民众的基本养老服务,首次纳入对区县政府的绩效考核,计划通过各种引导、扶持政策,鼓励子女与父母同住,鼓励社会力量举办社区小型托老所和照护服务机构,让老年人安心居家养老。  政策亮点  1 福利保障 给予低收入失独老人  【摘录】建立养老服务评估制度,对城市“三无”(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无赡养人和抚养人、或其赡养人和抚养人确无赡养能力)人员和农村五保对象中的老年人实行政府供养,保障其基本养老服务需求;对低收入、失能、失独、高龄和特殊困难老年人,由政府给予相应的福利保障。  现状:享受独生子女伤残死亡家庭特别扶助待遇的老年人数为19619人,其中独生子女伤残的11873人,扶助金标准每人每月160元;独生子女死亡的7746人,扶助金标准每人每月200元。  【解读】中国人民大学老年研究所副教授张文娟:现在提出失独老人可享受政府福利保障,是因为计划生育实行之初的独生子女父母刚刚开始迈进老年,这是一个新问题,也是政府对计划生育政策的一个回应和交代。  中国的家庭模式是到了老年还主要依靠家庭成员养老,比如家务照料、经济援助等,但一旦失去子女,家庭承担的养老功能就缺位了,所以政府就应承担相应。  失独老人的福利保障如何来定,这取决于各区县的财力负担。低收入、失能、失独、高龄和特殊困难老人已成为一个重点的关注人群,所以地方在实行一些服务项目应首先针对这类人群。  》》北京失独老人首入政府福利保障 家有老人申请保障房将受照顾   》》养老服务列入北京服务业重点 "三无"老人将由政府供养   》》北京失独老人养老将获保障 养老服务纳入政绩考核   》》北京失独老人首次纳入政府保障 有望获得专项救助   2 社区托老 办托老所鼓励用民宅  【摘录】制定社区托老所管理办法,确立社区托老所的设置标准、职责功能等制度规范,社区托老所按照民办非企业或工商登记的相关规定进行登记;社会资本可以利用居民住宅举办社区托老所。全托型社区托老所享受社会资本投资建设养老机构运营补贴,日托型社区托老所、家庭护理床位按相关规定享受运营补贴。  现状:据北京市老龄办统计,北京市城乡已先后建设社区托老(残)所4397个。但由于缺乏社会力量参与,缺乏专业化、个性化的养老服务,目前,部分托老所闲置,多数托老所混同于社区活动站。  【解读】张文娟:北京市提出的“9064”养老模式,意味着90%的老人在社会化服务的协助下通过居家养老,6%的老人通过政府购买社区服务养老,4%的老人入住养老服务机构集中养老。  这6%的老人依托的就是社区托老所,但我们在这方面的发展相当薄弱,现在很多地方的托老所往往地方狭窄,无法开展活动,还有就是在老龄化程度高的核心城区房租很贵,运营成本非常高。  如降低门槛,社区托老所在寻找场所时会有更多选择和余地。另外,托老所的经营应和养老机构的经营一样,可引入社会组织来做,政府提供场所和便利,让社会组织进行经营,这样才能盘活社区托老所,避免浪费。  3 房屋政策 鼓励子女和老人一起过  【摘录】在建设、分配廉租住房、公共租赁住房等保障性住房或进行危旧房屋改造时,统筹考虑家庭成员照顾老年人需求,鼓励家庭成员与老年人共同生活或就近居住。  现状:据北京市老龄办统计,截至2012年底,北京户籍人口中,纯老年户人口48.4万。市老龄办介绍,“纯老年人家庭”是指家庭全部人口的年龄都在60岁及以上的家庭,既包括空巢、独居老人家庭,也包括少量其他老年亲属同住的老人家庭。  【解读】张文娟:这就是我们说的“居家养老”,即便我们引入社会力量帮助老人做家务,但来自家庭成员的抚慰是不可替代的,特别是一些私密性活动,比如帮助洗澡,还是家庭成员来做对他心理上会有极大安慰。  但现在年轻人不愿和老年人住,所以我们就要进行一些政策上的让步。但这个政策的具体操作方法还要进行探讨,因为目前两限房和廉租房还缺乏一个退出机制。比如这类政策性住房在排队时如果是和老年人同住,就会优先考虑,但也要相应地有一定监督措施定期考察。  4 政绩考核 区域养老服务进入考评  【摘录】明确区(县)政府在养老服务业发展中的主体和任务目标,建立区域养老服务考核评价指标体系,将保障基本养老服务纳入政府绩效考核,将整合区域养老服务资源、满足多样化养老服务需求纳入社会评价体系。  【解读】张文娟:养老服务属于民政体系,但这个体系一直属于一个弱势体系,因为它没有直接创造财富,自然无法体现出重要性,如果不和政绩考核挂钩,受重视程度就会降低。另外,养老服务需很多部门来协调,并不是一个部门就能完成的,需要多部门协同,所以纳入政府部门政绩考核后,政府部门的协调能力也会得到提高。  个案  失独老人 郑女士  希望政府能多给些补偿  10年前,郑女士失去了独子,为给孩子治病,花掉了80多万元。郑女士说,目前她和老伴每月退休金有7000多元,每月失独补贴200元,但当年为给孩子看病欠了很多钱,所以家里的经济状况仍非常困难。现在她最需要的就是政府能多给一些补偿。  另外,在养老问题上,郑女士和老伴更希望采取居家养老的方式,现在两个人生活能够自理,不需要人照顾,但年纪再大一些就面临没人照顾的问题,“希望政府出钱为我们提供一对二的照顾”。

遗产继承
民生救助
星座时尚